白夜

白的黑夜

【庄季】你的徒弟怎么这么多

 @米修-you 迟来的生贺后续

前篇   你的妹妹怎么这么多

*与原剧情节有差

  

  “晚上别等我吃饭了,我得带徒弟出了个任务。”

  庄恕在脑子里默默把晚饭菜单由四菜一汤改成清汤面。

  “就那个你说长得像机器小怪物的?”

  “哦,不是。这次任务比较危险,她的体能一般,我不大放心带着她,换了个五项全能第一的徒弟带在身边。”

  庄恕手下动作一顿,“那你多注意安全。”

  季白轻笑,“放心吧。”

  放心,怎么能放心。

  季白还不是挂了个口子回来,庄恕沉着张脸。

  “这点小伤不算什么,我之前子弹穿过肚子,不也照样完成任务了吗。”

  好了,这下庄恕脸又黑了一层。

  “好好好,我错了行了吗?我下次再多注意些。”

  庄恕明白,季白这份工作的危险,受伤也绝非是季白所愿。但看到季白的伤口,他就没办法淡然处之。今天只是皮外伤,那下一次呢?

  “三儿,别总让我心疼。”

  之前总觉得庄恕有点老干部,喜怒不形于色,还矫情得很,不善对人坦诚心意。此刻竟然不加掩饰,露出几分脆弱的神色,又如此直白地表达心意,季白略感意外。

  这算是,他们之间又近了一步吧?

  季白用未受伤的右臂拥住庄恕,“好。那你也别总让我心疼,不准什么事儿都往自己心里憋。”

  

  “我明天得带着小徒弟跑一趟美国。放心,这次是私事,没有任何危险,两三天也就回来了。”

  又不回家。

  “这次是那个国民女神还是外星小怪物啊?”

  “都不是,新来的徒弟,外号小樱桃。”

  庄恕噎住,“你的徒弟怎么那么多?”

  季白低沉的声线震动,即使隔着听筒也甚是清晰地传入庄恕耳中。

  “彼此彼此。”

  你三个妹妹,我三个徒弟,谁也别说谁。

  说来可笑,庄恕第二天就有些熬不住了。

  “一定是我太想你了,怎么感觉你好像走了很久一样。”

  

  陆晨曦的母亲始终没有醒来。庄恕的情绪愈发消沉。终于在进行修敏彤的手术后彻底爆发。

  只是季白没有想过,庄恕竟会提出分手。

  “季白,我查不出三十年前的真相,救不回南南的父亲,被仁和解聘,又要为修敏齐的女儿手术。最悲哀的事,修敏齐仍旧不肯承认当年所犯的罪过。你不觉得,我这一生太过可笑了吗?”

  跟一个情绪失控的人该如何讲道理?

  “我只知道,我爱的那个庄恕从来不会放弃什么。他不会放弃追查真相,即使证据寥寥。他不会放弃治病救人,即使没能挽回林浩,他仍是对于林浩的病情进行研究,发现了新型耐药菌株及其治疗方案。他不会放弃任何可能,即使要牺牲掉身为医生的名誉,他也会竭尽所能救治陆晨曦的母亲。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病人,即使那是仇人的女儿。”

  更不会放弃我。

  “这样执着的人,怎么会可笑。我相信,命运不会始终在你身上开玩笑。哪怕天明来得迟,也有我陪你守到最后。”

  可是三儿,我怕我会拖累你。

  “如果那一天注定在遥远的未来,请让我一个人留在原地等待。”

  季白心里不比庄恕好受。他压下心底翻涌的痛楚,努力维持平和的语调,“不谈恋爱了是吧?也行,那就结婚。”

  庄恕愣住,久久没有言语。

  季白又道,“庄恕,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咱俩永不相见,二是,跟我结婚。”

  庄恕看着季白深邃的眼眸,恍惚间觉得自己要被他眸中的光芒刺透。永不相见太过残酷,但他,不愿拖累季白。“那就,永不……”

  没等他说完,季白一拳挥向他的右颊,“回答错误,重新说。”

  庄恕整个人都懵了,考试时选错答案只是不得分,在季白这选择错误,竟然还有生命危险。

  “结婚,怎么结?”

  他原本只是不解,季白所指的结婚是要怎么进行,万没料到季白选择只听他的前半句,拉着他就上了车。一路怎么问话也是不理。

  在金店门口,季白停了车,也不许他下车,直接给他锁在车里自己走了。没几分钟便回来,手里还提着个精致的纸袋。

  庄恕有些慌,尤其是又看到了季白家的别墅。

  季白将车停稳,却没有下车。

  “庄恕,我明白你母亲的事情始终压在你心里。有些事情是绝对不能遗忘的,它要被刻在心里,作为警醒,作为训诫,但绝不该是阻碍你前进的巨石。你的母亲,绝不希望看到你,为了她的事情而失去了幸福的能力。”

  季白顿了顿,“即使你忘记了要如何走向幸福,也不用害怕。你只要相信我,我会带你重新找回拥有幸福的能力。别放弃,好吗?”

  庄恕默默下车。

  季白少有的慌乱,赶忙追了下去,却被庄恕狠狠勒在怀里。

  “三儿,谢谢你。”

  季白暗暗松了口气,眼眶竟然有些泛潮。

  “你没听过吗,爱人之间不需要说谢谢。”

  庄恕从善如流,“三儿,我爱你。”

  季白拉过他的手掌,十指相扣,朝着家里走去。

  季父季母对于他们的出现很是意外,却甚为欣喜。尤其是季母,第一次见到儿子往家里领人,乐的不成样子。

  “呀,这就是小恕吧,比照片上好看多了。不过,你这脸是怎么了?”

  季白面上有些尴尬,庄恕赶忙接过话题,“我这两天得了腮腺炎,有点肿。”

  

  季父季母做了见证,两人交换对戒。法律并不认可,但他们的心签订了契约,已经足够。

  庄恕摸了摸红肿的脸,暗暗想着,“这腮腺炎倒是没白得。”

  就是可惜了,亲的时候脸都疼。还是快点好起来吧。

  

  手机铃声在周末的清晨显得格外刺耳,庄恕轻吻季白额发,让他再睡会儿,自己跑到客厅去接电话。

  “你好,我是曹广义。”

  这个电话对于庄恕而言是震撼的。有了曹广义和傅博文的证词,他的母亲定能沉冤得雪。他几乎以为,这一切只能成为奢望了的。

  他再也按捺不住,冲回卧室。季白似是有所察觉,已经从床上坐起。庄恕大步上前,一把将季白捞进怀里,深深吻了上去。

  曹广义的电话是美国打来的。一个月前,季白为了私事跑去美国,一定就是为了见曹广义。只是当时他尚未说服曹广义,才没有对他提及此事,怕给他希望却又打破。

  季白啊季白,你真是让我恨不得爱到骨子里去。

  想想当时竟会提出分手,庄恕真是恨不得回到过去,大骂自己愚蠢。他要感谢季白,在每一个他坚持不下去,动了放弃的念头的时刻,都陪伴着他,让他有勇气继续前行。

  “好了好了,一会儿庆祝一下,包饺子吃怎么样?”

  季白从床上起身,将庄恕整个人揽住,安抚地拍怕他的脊背。

  “庄恕,你母亲的离世让你痛苦,但我们无能为力,唯有将她放在心里爱着,你也要为了你母亲,过得简单些轻松些幸福些,让她能够放心。”

  庄恕怀里抱着的,不正是幸福吗。

  “身边有你陪着,我母亲一定是放心的。”


  两人一个擀面皮,一个包馅。有些事情,还是要亲手去做才有乐趣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完成这件事。

  庄恕想着被搁置的那套包饺子神器,突然好奇,“现在再让你给我推荐一样东西,你会选什么?”

  如今两人对于彼此已是不能更为了解,但让季白向庄恕推荐一样物品,却还是有些为难。如果是他觉得适合庄恕的,他就会买回来,哪里还有机会去跟他推荐。

  “不然,跟你推荐一个季白?”

  庄恕一脸不解,“你都已经是我的了,还需要推荐什么?你有多好,我是最清楚的那个。”

  季白还是想不出,“那你呢,你有什么好推荐给我的?”

  庄恕想了想,倒也真的没什么,“不如我推荐你一本书吧,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。”

  “听说过,也很感兴趣,但我最近提不起看书的兴致,等过几天再来看。”

  “不如,我晚上时读给你听?”

  “庄大夫服务还挺到位。”

  “只要是为了你,乐意效劳。”

  

  

腮腺炎部分请一定要看 @⋉微's 太太画的

不过我想应该都已经看过了

督促自己勤劳更新的一个目录

评论(18)

热度(201)